<rt id="2a80o"><xmp id="2a80o">
<tr id="2a80o"><xmp id="2a80o">
<rt id="2a80o"></rt><rt id="2a80o"></rt><acronym id="2a80o"></acronym>
<tr id="2a80o"><optgroup id="2a80o"></optgroup></tr>

lixj1028 / 臺海風云 / 登步島為何沒成為“金門第二”,師長留有...

分享

   

登步島為何沒成為“金門第二”,師長留有后手、敢于負責是關鍵

2022-04-01  lixj1028

對解放戰爭中的千百次戰斗,國民黨的史料和宣傳中極少提及。但對發生在解放戰爭后期的登步島和金門島之戰,卻大肆宣揚。

國民黨軍官方史料甚至以“北有登步,南有金門”并提,認為是這兩次“大捷”,保證了臺灣不致落入解放軍之手。

關于“南有金門”,多年來,海峽兩岸出版了許多本關于金門戰斗的專著,報刊上也報道了不少關于金門戰斗的“內幕”和“揭密”。

把雙方的材料對照,關于金門之戰的情況,應該說已經清楚了。然而,關于“北有登步”的情況,在中國大陸卻鮮為人知。

讀者可以在某度搜索“登步島戰斗”,可得到41萬的搜索結果。而搜索“金門戰役”,搜索結果達324萬個。后者是前者的8倍之多,足可見兩者熱度天差地別。

文章圖片1
文章圖片2

國民黨方面,雖將“登步島戰斗”極力捧為“大捷”,但僅從筆者所見不多的材料看,于事實出入較大,“水分”較多。

而大陸方面,似乎很少有關于這次戰斗的研究和報道。這主要是學術界和軍史界對這次戰斗的看法出現嚴重分歧。

從宏觀上看,在整個舟山戰役中,登步島戰斗是打得最激烈、最殘酷的一場,我軍傷亡最大,殲敵數量最多。

但由于我軍最后未能占領該島而主動撤出戰斗,不僅國民黨當局把它當做重大“勝利”加以吹噓。而且在我們內部,對登步島戰斗的意義影響,也有不同的認識。

文章圖片3

因此,我軍在戰史記載中,寫到登步島都比較簡單,一般都說成是“失利”或“受挫”,語焉不詳,難以詳細地去探討,更別提宣傳和研究了。

除了當地人民為之樹立了高大的豐碑(沈家門一處、登步島一處),外界知之甚少。

筆者認為,把“北有登步,南有金門”并提,因為它們間確有極其相似之處:

——戰斗幾乎在同時打響。金門戰斗于1949年10月25日發起,27日結束,登步戰斗是11月3日發起,6日結束,發起時間前后間隔僅8天;

——兩處均為僅僅依靠木帆船、對具有??战^對優勢的敵人進行的渡海登陸作戰;

——兩處戰斗均是戰役(戰略方面)指揮員,麻痹輕敵,不顧主客觀條件和一線指揮員的意見,強行督促發起的;

文章圖片4

——兩處均是對敵情判斷失誤,造成敵我力量懸殊,對氣象海情規律無知,后援不濟,導致戰斗未能取得殲敵占島的預期效果。

歷史的辯證法告訴人們:有些事物只有經歷時間的長河的沖刷,才能向世人顯示其瑰麗的光彩。

73年后的今天,回顧這一歷史事件,可以更清楚地認識它的意義。

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的一個月后,11月3日,在舟山前線桃花島蛭子港邊的一個山嘴上,站立著一個人。

下起了雨的深秋黃昏顯得更黑了。海風吹來,寒意襲人,不禁使他打了個寒噤。

文章圖片5

在他腳下的海涂上,人影晃動。這是攻擊登步島的部隊正在登船準備起渡。

他看了看表,原定的攻擊出發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,可隱蔽于磨盤沙、小黃沙和其他隱蔽點的船未能全到。

這雖有些在他意料之中,但仍然引起他十分的焦急和不安。這個人就是解放軍第21軍第61師師長胡煒。

他雖然剛入而立之年,卻已有十余年軍旅生涯。他未滿20,就擔任了團一級的指揮員,既當過政委,又兼職任縣支隊司令,有“軍政全優”的美稱。

文章圖片6

第61師師長胡煒

現在,他看著泛著白光的海峽和黑黝黝隱約可見的登步島,心里卻在回想著渡海作戰以來的一連串情況。

4月21日夜,胡煒隨一梯隊團渡過長江,接著連續13天的奔襲,解放了杭州。

當該師全面展開警備杭州的任務時,突然接到命令,立即撤岀杭州繼續向南挺進。

在解放紹興、峽縣、新昌之后,又根據第7兵團的要求,揮戈向東徑取蔣介石老家奉化溪口,部隊急行軍130里,于5月25日解放溪口。

6月10日,接7兵團命令要61師回歸21建制,該師于18日南下,忽又接兵團命令,要該師再歸22軍指揮。

61師即與22軍聯系請示下一步任務,一直未獲答復。直到6月30日,才接到22軍作戰命令,參加寧(海)象(山)戰役。

文章圖片7

61師倉促展開,北方來的戰士,冒著酷暑在不熟悉的河網海漢地區追堵圍截,艱苦作戰十多天,消滅敵軍千余人。

61師對這樣的戰果十分不滿足。他們認為此前有12天的時間,不明前進方向和任務,如果早作準備,可能就不會讓主要敵人逃掉。

寧象戰役結束后,61師在寧海、象山地區剿匪、建政、休整近一個月。

從以上61師來回奔波、其中40多天時間任務方向不明,顯示了戰役指揮者的猶豫,也給一線的部隊造成很大的困難,埋下了渡海作戰準備不足的禍機。

從另一方面看,自1949年元月,蔣介石把李宗仁推到一線后,即把軍事指揮中心挪到溪口,繼續指揮頑抗。

文章圖片8

我軍渡江后,蔣介石除命湯恩伯在上海組織頑抗,以攫走上海的重要物資并企圖乞求美英干涉外,其他沿海地區釆取退守海島以其??諆瀯菖c我頑抗的戰略。

杭州解放后,蔣氏父子逃離溪口經象山半島登艦赴舟山視察部署,并將部隊向海島收縮。

寧象戰役中,盡管我軍行動迅速,但殲敵不多,也是由于敵已準備向舟山撤退的緣故。

解放杭州后,61師一直追殲的敵87軍220、221、222師,雖在沿途及寧象戰役中,均有斬獲,但其主力未能抓住,后來果然在舟山遇上了。

7月24日,第7兵團司令員王建安和政治委員吉洛(姬鵬飛)在寧波第22軍駐地召開作戰會議,傳達中央軍委和三野陳毅司令員關于發起舟山戰役的指示。

文章圖片9

姬鵬飛

會上,大家一起分析了舟山群島地理條件和敵我雙方的情況,研究作戰方案。

經過領導慎重研究,決定由第22軍并指揮第21軍第61師擔負解放舟山群島的任務,并確定“現有的四個師即轉入準備工作”。

但是,問題不知道出在哪里,此次作戰會議并未要第61師領導參加會議,會議精神亦未向第61師傳達。

直到8月30日,第61師才接到第22軍轉發的第7兵團電令:

“61師歸22軍指揮,擔負從南側攻擊舟山群島敵人的任務,部隊立即進到象山港口北南側地區進行渡海作戰準備,預定10月中旬執行戰斗任務?!?/p>

文章圖片10

7兵團司令員王建安

第61師接令后,立即進入指定地區,以突擊的姿態,不分晝夜地進行渡海作戰各項準備工作。

經一段時間的緊急準備,61師指戰員已初步具備渡海攻擊敵島的能力。

10月1日,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來,部隊歡欣鼓舞,隨時等待上級的命令,欲在海上一試身手,以戰斗的勝利,向新中國獻禮。

在國慶大典的鼓舞下,第22軍10月6日打下金塘島,第61師部隊10月8日占領六橫島,10月9日攻占蝦峙島。

10月18日夜,第61師部隊對桃花島發起攻擊,到19日上午,占領了全島。

接著又攻占了島西側的大雙山島、島東北側的懸鶉鳩島,全殲守敵交警第9總隊和青年軍1個營共計1300余人。

文章圖片11

桃花島戰斗要圖

戰后第22軍、第21軍、第7兵團均發來電報嘉獎。

第7兵團來電報說:桃花島戰斗是“抓緊戰機,大膽突擊,以迅速果敢的動作,實行插斷,獲取勝利的典范”。

上級首長的嘉獎,使部隊受到很大鼓舞。

第22軍依據兵團的作戰方案,要求第61師迅速攻占登步島,為攻占舟山本島創造條件。接著電示,攻擊時間應不遲于11月初。

當時,第61師已深入大海50里,以一個師的兵力,既要鞏固已占六橫、蝦峙、桃花幾島,又要攻占登步島,兵力、火力顯得很單??;

桃花島戰斗中,損毀船40余只,國民黨軍飛機不斷轟炸掃射,每天都有船被打壞,搶修需時間;

文章圖片12

運輸線長,國民黨軍炮艇每夜都到海上攔截運輸船只,全靠木船從后方到桃花島的運輸線尚未組織好,供應困難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若迅速對登步島發起攻擊,確實困難很大,把握甚小。

師領導研究后,將情況如實上報,并提出了進一步做好充分準備的意見。

第21軍接電后,滕海清軍長決定從軍直炮兵團抽出一個山炮營,由炮兵團參謀長楊益三(后任第21軍副軍長)帶領,趕赴桃花島支援第61師作戰。

第22軍首長接電后決定增撥600人份救生器材,令第61師克服困難,按預定時間迅速攻占登步島。

10月27日,金門島作戰失利遭受9000余人的重大傷亡。三野首長粟裕10月28日電示第7兵團:

文章圖片13

“登步島戰斗,必須充分準備,集中優勢兵力,確實掌握敵情、水情、風向、氣候的變化,嚴格檢査參戰部隊的作戰部署和各項準備工作,防止指揮上的粗枝大葉?!?/p>

但上述軍情和重要指示,均未向第61師傳達,顯然是怕影響攻擊登步島的決心。

第22軍派作戰參謀邢幫定于10月28日到第61師傳達指示,重申:第61師應不遲于11月初發動對登步島的進攻。

他帶來的作戰方案是:第61師“迅速攻占登步島,進而奪取朱家尖,爾后協同22軍從南側攻占舟山本島”。

邢幫定參謀趕到桃花島傳達第22軍首長指示,實際上是來督戰。

當時第61師最多僅能集中兩個團的兵力,形不成兵力優勢,確實困難很大。

文章圖片14

22軍軍長孫繼先中將

但胡煒師長和師黨委研究后認為:我們反映的實際情況,既然上級未考慮采納,我們還是要發揚這支老紅軍部隊的光榮傳統,堅決執行上級命令。

登步島位于舟山群島桃花島北側,全島皆山,面積15.88平方公里.

該島南距桃花島1.3海里,東鄰朱家尖島1.1海里,北與“小上?!鄙?家門港相距3.8海里,是舟山本島南側的屏障。

桃花、登步島之間海峽,南北寬1.3海里,東西長約1.9海里,由于三股海流匯合于此,潮水、風向變化較快,不易掌握。

登步島上有野豬塘山、炮臺山、流水巖山、大山等重要高地,僅山間有些平地,人口約3000多。

6月起國民黨軍青年軍第87軍第221師第661團全部,第662團1個營,在島上要點構筑了工事。

文章圖片15

金門之戰后,國民黨軍胡璉兵團第67軍的4個美械裝備團及軍直部隊到達舟山島作為機動部隊,加上島上原有的75軍、87軍,蔣軍在舟山駐軍已達20個團之多。

當時第61師尚不了解此情況。根據潮水、風向情況,依舊確定于3日夜發起戰斗。第22軍很快批準了第61師的作戰部署。

11月3日晚10時,一梯隊各突擊營船隊100多條船升帆起渡,乘風破浪向登步島疾馳。

桃花島炮兵部隊按白天標好的目標,向登步島發起猛烈轟擊。進至敵灘頭陣地前,船隊遭敵阻擊,子彈嘩嘩地打在船上。

不巧風向突然逆轉,許多船只難以靠岸。陶繼藩團長(后任北京軍區空軍副參謀長)乘坐的指揮船船老大中彈身亡,帆船突然打著轉兒向后跑。

文章圖片16

陶團長和警衛員一起死死壓住船舵,恰好一股氣流使船掉頭直沖敵岸。

在炮火掩護下,第182團第3營、第2營一個多連、第183團第1營,只用30分鐘就擊退敵人。

第一梯隊占領灘頭陣地后,便按事先約定,燃起三堆大火,向桃花島師指揮所報告登島成功的消息。

當晚因風向突變,擔任中路突破的第182團第1營和2營兩個連未能實現登島,后續二梯隊的船只無法駛出桃花島。

但在此情況下,登陸部隊的7個半步兵連、兩個機炮連共1000多人登島后進攻迅速勇猛,發展很快。

拂曉,第182團之第4連和第7連占領了炮臺山,第3營主力攻占了張網灣山,第183團第1營占領了流水巖山,一個排攻上了大山,控制了島上3/4的要點陣地,俘敵近千人。

文章圖片17

當時,位于雞冠礁的敵211師師部亂成一團,瀕臨崩潰。

可由于解放軍兵力有限,未能占領雞冠礁和該地渡口,國民黨軍221師開始收縮兵力,據險頑抗、固守待援。

11月4日上午,登步島上的戰況突然急轉直下。

平心而論,登步島原本并無多少軍事價值,島上也無軍事設施,只是其地北距舟山沈家門港僅3.8海里。

國民黨軍高層據此認為,登步島一旦落入解放軍之手,則兩地難保,沈家門港口被封鎖,海上運輸補給線被切斷,艦艇活動受到限制,定海危矣。

故自六橫、桃花諸島失守后,國民黨軍舟山防衛司令部格外看重該島地位,急調戰斗部隊上島守備,遂使默默無聞的小小海島,一戰成名。

國民黨舟山防衛司令部司令石覺命第67軍駐于定海、第75軍駐沈家門,各抽出一個師作為機動部隊,隨時準備登船增援。

文章圖片18

11月4日凌晨,舟山方面得知解放軍大舉登陸登步島的消息后,石覺立即下令兩個機動師就近增援。

從4日上午9時起,國民黨軍援兵6個團,在飛機、軍艦火力掩護下陸續從雞冠礁渡口登岸。

國民黨第67軍軍劉廉一、第87軍軍長朱致一均離開舟山本島,前往登步督戰。

海軍總司令桂永清也登艦在海上指揮,集中陸、海、空力量向登島解放軍實施反擊。

B-25型轟炸機13架,軍艦2艘對桃花島進行狂轟濫炸,阻止解放軍增援登步島。

P-47、P-51型戰斗機每批16架,直接支援地面部隊交戰,對登島解放軍和船只進行轟炸掃射。

下一批16架進入后,上一批才撤出,從天亮到天黑,沒有間斷。

文章圖片19

B-25型轟炸機

上午9時30分,國民黨軍援兵在飛機大炮火力的支援下,對登陸部隊進行反撲。

左翼第67師第200團在占領大山、鷹咀巖后,集中兵力向流水巖山猛攻。

整個陣地被火光煙塵籠罩,槍炮聲震撼大地,彈片和被炸起的碎石飛落如雨。

解放軍第183團第1營在第182團第4連協同配合下,頑強抗擊,奮勇拼殺,一次又一次地把進攻之敵打退,陣前敵尸累累。

右翼國民黨軍第75師第224團占領了張網灣山后,向炮臺山猛撲。

國民黨軍進行一個小時的火力準備,才開始集團攻擊,炮臺山上硝煙彌漫,火光沖天,彈坑遍地。

第182團第3營第7連和第8連在營長林春華、副營長柴發坤(戰后榮獲華東三級人民英雄稱號)率領下與敵展開激戰,有些陣地一再失而復得。

文章圖片20

到下午3時,連續打退敵5次進攻后,轉移到竹山、野豬塘山東北側繼續抗擊敵人。

整個白天,解放軍登陸部隊在無水喝、無飯吃、無工事依托、無上級火力支援的情況下,英勇頑強地抗擊敵優勢兵力的進攻。

干部傷亡了,戰士就自動代理指揮;彈藥不足,就利用戰斗間隙,到陣前敵尸中搜集;子彈打光了,就用刺刀捅,鐵鍬砍、石頭砸;

敵人沖上來打不下去,就拉響手榴彈或炸藥包和敵人同歸于盡;指戰員們英勇壯烈的行動可謂驚天地,泣鬼神。

4日晚,趁著夜暗、漲潮、風順,胡煒師長率第182團第1營、第2營一個半連、第183團3營、2營1個連、師偵察連、警衛連、92步兵炮連,乘帆船渡海到登步島投入戰斗。

第183團團長杜紹三、副團長孟廣義亦同時進到登步島。當時決定兩個團集中兵力,從左、右兩個方向會攻雞冠礁,控制碼頭,阻敵后續援兵,爾后殲滅島上敵人。

文章圖片21

第183團團長杜紹三

左翼國民黨軍白天進攻流水巖遭到沉重打擊,夜間以約兩個營的兵力,遷回流水巖側后,企圖與正面兵力配合攻占流水巖山。

這樣,一方是能攻善守的兩個老紅軍團,一方是黃埔嫡系7個美械團,雙方在登步島擺開鏖戰陣勢。

就雙方指揮官來說,石覺是國民黨軍的老將,畢業于黃埔三期,參加過北伐、中原大戰和抗日戰爭,“圍剿”過蘇區,參加過反共內戰,時為國民黨軍中將加上將銜。

而61師師長兼政委胡煒才30歲,一老一少,在登步島上對陣。兩人看起來閱歷、經驗相差太遠。

誰知這胡煒也是久歷戰陣的戰將,他22歲就是新四軍2師14團的政委,29歲就相任61 師師長,是三野最年輕的師長。

文章圖片22

當兩人爭雄登步島時,兩軍都拿出了拼命的架勢,戰斗一打響,就進入白熱化。小小登步島上硝煙彌漫,山崩地裂。

杜團長率領第183團部隊在攻擊前進中,與向解放軍迂回之敵遭遇,展開激戰。到5日拂曉,將敵大部殲滅。

部隊跟蹤逃敵向大山進攻時,天已亮,且大山敵人較多,攻擊未能奏效,遂與敵人形成對峙。

第182團第1營于5日拂曉攻占張網灣山和陸家蠶,在向雞冠礁攻擊時受阻,炮臺山國民黨軍較多,第2營未能攻占。天亮后第1營處于國民黨軍包圍之中,乃被迫撤出。

5日凌晨,國民黨軍第67師之第199團、第201團,第87軍之第664團主力全部到達登步島,后續部隊還在繼續上岸。

第67軍軍長劉廉一、第87軍軍長朱致一均已在登步島上設立了指揮部,督戰部隊進攻。

文章圖片23

劉廉一

國民黨軍飛機、兵艦、地面炮火對解放軍轟擊更猛。

9時以后,國民黨軍步兵對島上解放軍進行瘋狂反撲。國民黨軍舟山防衛司令官石覺下令:“在黃昏前將登陸共軍全部肅清”,妄圖把登步島變成“金門島第二”。

敵情險惡,戰況惡化,登島解放軍收縮至流水巖山、野豬塘山、竹山一線頑強抗擊。

第183團各連干部大部傷亡,副團長孟廣義、第1營營長姜先仁(戰后榮獲華東一級人民英雄稱號)、第3營營長宋德豪負傷,第2營營長王世庭耳被炮火震聾。團長杜紹三負傷仍堅持指揮戰斗。

堅守流水巖的第183團第1營只剩47人,由2連指導員魏國民(戰后榮獲華東二級人民英雄稱號)主動擔起全營指揮責任。

他把部隊作了調整,加修工事,由于石山挖不動,便以敵尸體堆積為工事,從敵人尸堆里找彈藥,一個工事一個工事地去鼓勵大家經受考驗,頑強阻擊敵人沖鋒。

文章圖片24

陣前敵遺尸數百具。敵機上炸彈、汽油彈接連扔下,敵艦上的炮彈不斷傾瀉,地面絕對優勢之敵的反撲一次比一次猛烈。

前有強敵進攻,陣地后即是大海,此時的第61師登島部隊既無后續部隊增援,又無炮火支持,三面受敵,瀕臨絕境。

5日中午12時,胡煒師長和王超副參謀長在野豬塘山上,詳細觀察戰場,分析敵我態勢。

他們看到登島部隊在各陣地上與敵激戰,若有援兵,可以在登步島上把敵人的有生力量殲滅,對解放舟山會形成很有利的條件。

當時,唯一可以增援的就是留守桃花島的181團,準備登步島攻克后進擊朱家尖??珊鸁樈涍^慎重考慮,并沒有調動181團來增援。

這是胡煒最明智的一招,若他當時魯莽地將181團拉上登步島,則不只促成“又一個金門”,且極有可能將已解放的桃花、蝦峙、六橫諸島“送還”蔣軍。

文章圖片25

但依靠現有兵力,我軍是難以達成殲敵占島的作戰目的了。

冷靜分析形勢,感到敵我力量懸殊太大,胡煒師長乃決心主動撤出戰斗。

整個白天,登島部隊在各陣地上,連續打退國民黨軍10多次集團沖擊,堅守住了陣地,在陣前小型反擊中,又俘虜了一批敵人。

第183團船管會主任姬從周(老紅軍),知道前線急需彈藥,要求作戰參謀徐治中(后任蘭州軍區副參謀長)去前線的船上盡量帶彈藥。

同時,命令8連組織水手隊送彈藥上去。8連水手隊孫兆云等4人,冒著敵機掃射、炮艇轟擊,于5日下午2時在驚濤駭浪中奇跡般將一船彈藥送上登步島。

這船彈藥在當晚部隊后撤中發揮了很大作用。

文章圖片26

胡、王回到指揮所后,立即將決心上報第22軍和第21軍首長,并電告在桃花島的第61師副政委李清泉:立即組織船只,天一黑即開來接運部隊。

背靠大海,面對優勢敵人,從海島上撤出戰斗,是很復雜很困難的,稍有不慎,即有全師覆沒的危險。

他們研究后,擬定的具體措施是:以佯攻掩護撤退。

第182團和第183團各組織一個營,分別由第182團劉正昌參謀長(后任第21軍副軍長)和第183團杜紹三團長(后任蘭州軍區副司令員)具體指揮,擔負掩護任務。

每個營組成若干小分隊,各配司號員1名,在夜間輪流交替對敵實施佯攻,以迷惑敵人。

撤出前把傷員、烈士遺體先送到登船點。登船順序按先傷員、烈士遺體,后機關、作戰部隊和俘虜,最后掩護部隊,以交替掩護的方式撤出登船。

文章圖片27

兩天來,都是解放軍晚上進攻,國民黨軍白天反撲,因此,國民黨軍對5日晚上解放軍佯攻的真實意圖未能察覺。

入夜以后,島上到處響起槍聲、手榴彈聲,60炮、82迫擊炮、92步兵炮也把剩下的炮彈發射到國民黨軍陣地,沖鋒號聲不時響起。

杜紹三從183團挑選班排長及老兵30余人,由9連連長夏少卿指揮,組成7個戰斗組。

天黑后,戰斗小組用機槍、步槍、手榴彈、炸藥包猛攻敵兵,團迫擊炮也連連地“轟”。

全團軍號手集中吹響嘹亮的軍號,號炮齊鳴,只見火光閃耀,山谷震響。

敵軍官兵縮在工事內亂放槍炮。戰斗相隔半小時打一次。

文章圖片28

到第三次佯攻時,夏少卿聽已無我方炮聲,知道大部隊已陸續登船返往了桃花島,叮囑小分隊說:“加猛火力,把炸藥包全部炸光,以免船載過重?!?/p>

就在夏少卿率領戰斗小組佯攻時,副政委李清泉指揮181 團駕著船只,有序地穿梭往返,運送從登步島撤下來的部隊。

而國民黨軍以為解放軍又在發動新的進攻,除瘋狂射擊外,始終未敢輕舉妄動。

天黑后,桃花島的船只,一批批的開過來,三三兩兩在炮火聲中來往不停的穿梭行駛在兩島之間,把部隊運回去。

胡煒師長在安排好最后一批船只后,留下隨身攜帶的救生衣,才上船撤出。

到6日凌晨1時,第61師登島部隊全部安全撤回桃花島,還帶回約400名俘虜。

文章圖片29

直到6日天亮后,敵人才登上61師最后陣地——野豬塘山。

掩護部隊撤出時,第183團第1連第9班戰士傅祥明(戰后榮獲華東三級人民英雄稱號),因腿部負傷沒有跟上部隊,排長派人到處找他也沒找到。

他獨自一人一拐一癘地走到海邊,看不見戰友和船只,知道部隊已全部撤退,遂以寧可淹死在海里也不當俘虜的決心,抱著一根竹竿跳入大海,漂流到兩島之間的一個礁石上。

在島上,傅祥明僅靠抓吃幾只小螃蟹維持生命,直到第10天,才被經過礁石附近的船只發現救回,此時他已奄奄一息。

傅祥明是登步島戰斗中唯一的失蹤而又歸隊者,漂海歸隊的英雄事跡,受到上級的獎勵和廣大指戰員的普遍贊揚。

從結果上看,登步島之戰并沒有成為蔣介石想象中的“第二個金門”;更不是他們當時在報紙、電臺中胡吹的那樣是什么“保衛臺灣的基石”。

文章圖片30

登步島戰斗后,蔣介石親臨舟山聽取石覺匯報

當時,國民黨報紙盡吹噓之能事,一會兒是“共匪師長殷紹禮以下無一生還,斃傷敵5000余人、俘匪近千”;

一會兒在戰斗結束后的“陣亡將士紀念碑”上寫著什么“擊斃匪61師師長滕海清,活捉副師長胡煒”的“功績”等等。

其實,殷紹禮早在1947年益林戰斗中就已犧牲,而滕海清是當時21軍軍長。

胡煒才是敵想活捉而未能捉到,卻在指揮部隊殲滅大量敵人后成功撤退的61師師長。

據胡煒的回憶錄《征程紀事》一書說:“我雖傷亡千余,但斃傷俘敵約四千人?!?/p>

按有關部門調查核實,我61師傷亡損失為1487人,內陣亡396人。國民黨軍被斃傷俘3296人。

文章圖片31

《征程紀事》的記載

事后,盡管國民黨方面因未失守島而鼓吹其“大捷”,但也不得不承認“大捷”中付出的重大代價。

我61師182團和183團5個營,在登步島面對擁有??哲妰瀯莸膹姅?,白天守、夜間攻,拉鋸式地堅持了兩天三夜。

其戰斗之激烈,真可謂“驚天地、泣鬼神”,打得敵人魂飛魄散。

當時任職于國民黨東南行政長官公署、后任國民黨評議會主席的袁守謙認為:61師是“共軍戰斗力最強、最剽悍的一個師”。

同樣,金門、登步兩役失利,也引起我方高層的關注和重視。

毛主席隨即定下加緊發展??哲姷臎Q心,并對解放海南島和舟山群島作了部署。結果,如期解放了海南島。

文章圖片32

而臺灣方面的敵人偵察到我方決心后,懾于我軍充分準備,隨即下令悄悄撤出舟山。

金門和登步兩役我均未達成作戰目的有共同原因,而金門的全軍覆沒和登步島戰斗的成功撤退,卻有著不同的經驗教訓。

首先,金門與登步兩役均未達成作戰目的,共同特點是決策人無視參戰部隊的實際問題,聽不進合理建議,以致準備不足,倉促上陣而造成了嚴重后果。

金門戰斗發起前,28軍曾就船只準備不夠、很難保證第二梯隊渡海而向上級鄭重提出推遲攻擊時間的意見,但得到答復是“按計劃執行,決心不變”。

此時,金門參戰部隊在戰斗動員中掀起一股自上而下盲目輕敵情緒,從而出現了從戰略決策上的輕敵到戰術技術上的共同輕敵傾向。

一方面是船只缺乏,一方面是在船上裝載著不該裝的辦公桌椅和準備到金門慶功的物品,其結果是盲目輕敵導致誤判。

文章圖片33

執行登步島戰斗任務的61師,戰前準備工作未必比金門戰斗好。

該師是在參加寧象戰役后被催督“迅速占領登步島”、“進而奪取朱家尖”的情況下,倉促投入舟山南線渡海作戰的。

部隊戰線拉得幾十里長,既要鞏固剛解放的六橫、蝦峙、桃花等島嶼,又要攻擊前進,兵力嚴重不足,船只不夠。

61師領導為此曾建議在加緊準備的同時推遲進攻時間,但得到的答復是:“不遲于11月初發起登陸攻擊?!?/p>

好在師領導頭腦清醒,胡師長在不能推遲行動的情況下,親自領導督察準備工作,帶著營以上干部觀察地形,反復研究修改作戰方案。

他又要求各級指揮員做好周密細致的準備,按照毛主席不打無準備之仗的教導,將戰略上藐視敵人與戰術上重視敵人結合起來,最終避免了全軍覆沒的局面。

文章圖片34

其次,不察敵情變化,無視敵方守島決心和海島作戰的特點,是導致兩役均未達成作戰目的的另一個共同教訓。

當時,蔣介石沒有改變堅持舟山作為反攻大陸基地的決心。登步島既是國民黨軍堅守舟山本島的屏障,又是我在舟山前線攻擊舟山本島的前哨陣地;

而金門島,既是國民黨堅持臺灣反攻大陸的跳板,又是連接大陸的中間樞紐,于是成了國民黨為之死守的戰略要地。

同時,登陸作戰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守方處于海島瀕臨絕地,唯有死戰求生,勝則生,敗則亡,別無他途。

蔣介石為了堅守兩島,特指令從廣東潮汕地區撤退的胡璉12兵團分別增援了金門與舟山。

其18軍、19軍一部于10月25日悄悄登陸金門,其67軍于10月27日航抵舟山本島,作為堅守舟山的戰略總預備隊,對付我解放軍的攻擊。

文章圖片35

對此,我方未獲準確情報,或作了誤判。于是在金門戰斗中岀現了我3個團對敵3個軍的不利局面。

在登步島,敵方原守軍只有221師的5個營,按計劃用61師去殲敵不會成為問題。

但戰斗發起后敵陸??杖娧杆僭鲈?,于是出現了我5個營,要去對付敵3個師7個團的局面,很難達成殲敵占島目的,堅守陣地也很困難。

其三,登步之戰在面臨絕境時實現了成功的撤離,關鍵在于指揮員能審時度勢,及時作出果斷決策;而金門成斗既無統一指揮,也已失去撤退條件。

金門和登步兩役的指戰員,英勇戰斗,不怕犧牲,把敵人打得鬼哭狼嚎,值得永遠繼承發揚。

但金門之戰的失利,既有戰役決策人的錯誤,也有戰役組織實施者的責任。

金門之戰敵方3個軍來自李良榮的22兵團和胡璉的12兵團,兩個兵團司令都在島上指揮。

文章圖片36

而我方第一梯隊登陸的3個團,來自28軍、29兩個軍的3個師建制,卻沒有一位師的領導上島實施統一指揮,這就不是一般的輕敵了。

當然,這不是說當時只要有統一指揮就可以避免全軍覆滅的厄運,而是在于船只不足、距大陸又遠的情況下,已失去撤離的客觀條件。

即使有統一指揮,也只能是延長固守時間,給敵以更多殺傷而已,仍難以挽回被殲的結局。

最為關鍵的是,不少當年參戰的61師老兵、老軍官都稱贊胡煒師長,不僅能審時度勢,而且還勇于承擔責任。

在第三天,我方部隊不斷傷亡、后援不繼;而敵方在??昭谧o下源源增援,敵67軍軍長劉廉一、87軍軍長朱致一均登島督戰,氣焰十分囂張。

文章圖片37

朱致一

面對這樣極端不利的情況,胡師長毅然作出撤離決定,是他高明之舉。

然而,在當時環境下,對一個指揮員來說,撤離比堅持戰斗到最后犧牲,是更難接受的名聲,何況撤離能否成功還是一個未知數。

而胡煒面對現實,權衡利弊,為了保留這支紅軍部隊,哪怕自己背上“敗仗”、“敗將”的責任,也定下撤離的決心。

胡師長決心撤離后,立即釆取措施:一是召集部分師團干部統一思想,對撤離作周密部署;

二是電告留守桃花島的副政委李清泉,迅速收集船只入夜行動接運;

三是部署各種佯動迷惑敵人和掩護撤離的作戰方案,交得力干部執行。

四是嚴密策劃部隊集結起渡順序,制訂各種應變方案;同時釆取邊上報邊行動。

五是根據敵人白天陸??杖ノ?,我則乘夜出擊的規律,指定兩位戰將組織有力小分隊,入夜后用佯攻辦法迷惑敵人,隱蔽我方的意圖,掩護主力撤離。

文章圖片38

結果,蔣軍官兵在“恐怖不安”中度過三次聲勢浩大的佯攻后,隨著槍炮聲的沉寂,我部已安全撤回原地。胡師長的“預設奇謀”獲得圓滿成功。

其四,說說兩役中的船工工作問題。

渡江戰役中的船工都是老解放區的基本群眾,閩浙前線的船工在政治覺悟上是不能同老區相比的,而部隊兩役中的船工工作也不盡相同。

福建前線對應征前來的船工往往借物質鼓勵彌補政治不足,多用重金收買,每船每人各三兩黃金,再加鴉片,以期“重賞出勇夫”。

其實,即使如此,那些船工要么藏匿不出,要么故意搗蛋,洋相百出。

據有關史料載:兵團從廈門重金募得一艘火輪,擬增援金門,但船主竟瘋也似地船開上沙灘擱淺。

上了船的船工也怕死得要命,盡管給他們先吸了毒,仍膽小如鼠,接近金門海灘時,彈如雨下,都嚇得龜縮船底艙不敢出來,由不諳水性的解放軍戰士駕駛,致使有失。

文章圖片39

船工指導解放軍掌舵

相比之下,登步島戰斗中的船工工作要好一些。

61師受領渡海作戰任務后,各團營在征集船只船工的同時,一方面對船工進行階級教育,啟發民工覺悟;一方面成立戰士“水手隊”,培養自己的“船老大”。

“軍工”與“民工”相結合,一起生活,一起訓練,一起參加誓師大會,征來的民工紛紛表示勇往直前的決心,有十余名船老大英雄犧牲在崗位上。

因此,登步島戰斗中,不論是渡海攻擊,還是撤離回桃花島,都沒有在船工上出問題。

總之,金門與登步兩役,均因輕敵而未達成作戰目的,其錯誤與責任不在參戰部隊,而在戰役決策人。輕敵乃兵家大忌,其勝負已決定于戰斗發起之前。

登步島之戰雖然未獲占島目的,但在優勢強敵反擊之下,在殲滅大量敵人之后獲得成功撤離,并帶回數百名俘虜,實為戰爭史上的奇觀,軍事領域里的一筆財富,乃指揮員之功也。

金門之戰悲壯地結束了。兵團下達撤銷戰斗命令后,當時負責組織實施金門戰役的領導人、28軍副軍長蕭鋒,命令所屬全部炮群對準金門進行了1分鐘的猛烈炮擊。

文章圖片40

在大陸的預備部隊幾萬人,沖向沙灘,放聲大哭,用各種武器向金門猛烈射擊,聲震海天,充分反映了部隊敗而不服輸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。

時隔40年之后的1989年10月,當年的兵團司令葉飛、28軍副軍長肖鋒,先后來到當年前線,登上廈門云頂巖和海邊,含著淚水,眺望金門,向大海灑酒,奠祭他們舊部的英靈。

登步之戰,我軍在給予島上敵人重創后全身而退,本該悲中有喜,但卻是悲而喜不起來。

幾十年后,當年的參戰者,回憶戰斗結束后一次全師連以上干部總結大會情況時說,平時逢會是戰友們相遇戲說打趣的機會,惟有這次會議顯得格外嚴肅而沉重。

負責后指的師副政委李清泉主持會議,竭力告慰大家安全撤回,使會議有一個好的氣氛。

但當他提出向犧牲的烈士默哀時,就不是肅靜,而是一片哭泣聲了。

文章圖片41

師副政委李清泉

胡煒師長作戰斗總結時,除了表彰部隊服從命令、打得英勇頑強、安全撤回外,就戰斗不足之處作了檢查,承擔個人責任。

整個會議鴉雀無聲,但當胡師長講到“戰斗失利”時,會議間卻又打破沉寂。

不少人私底下悄悄說:“我們沒有失利,這不是敗仗,而是一次以少勝多的勝仗”等等議論。有的同志還想站起來與師長辯論。

實際上,戰斗結束后,部隊就圍繞著登步之戰究竟是勝仗還是敗仗,參戰部隊是有功還是有過,胡師長是優秀指揮員還是怯戰的領導者,如此等等進行著激烈爭論。

筆者認為,無論是從這次戰斗中敵我雙方有生力量的消長,還是從這次作戰行動之后引起的解放海南島、舟山群島等戰局的變化,都可以理直氣壯地說:

登步島作戰是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勝利,給舟山敵精銳部隊以沉重的打擊。

讀者們怎么看呢?歡迎在評論中留言,發表自己的看法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中国老头老太婆bbw视频 - 夜夜添狠狠添高潮出水 - 亚洲最大中文字幕无码网站 - 制服丝袜第一页av天堂